感谢关注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培训部官网 登录 / 注册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山东公立医院试点药品零加成 内部管理面临考验
添加人:admin     添加时间:2020年08月30日     阅读: 103 次     来源:大众网

         近日,省卫生厅公布了第一批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医院常用药品中标产品439个,全部为竞价产品。中标价格与国家发改委公布的零售指导价相比,平均下降了46.7个百分点。这是继年初试点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之后,省卫生厅为进一步降低药价推出的又一重大举措。根据省卫生厅有关规定,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后减少的合理收入,将通过增加政府投入、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等途径予以补偿。8月份,记者在济宁深入调查,探访药品“零加成”和竞价采购对基层医院带来的影响。

  “一盒药省出五斤鸡蛋钱”

  日前,记者来到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单位邹城市人民医院,尽管已近中午,但前来问诊的病人依然络绎不绝。据介绍,原先病人都集中在上午看病,但取消药品加成后病人明显增多,经常到下午还要排队。

  今年61岁的李凡营因患有冠心病,需要经常服用抗凝血药物。自从取消药品加成后,他发现原先144元一盒的硫酸氯吡格雷片,降到了119.13元。他乐呵呵地说:“医院药价降了,就没必要去药店了,比起原来,现在拿一盒药能省出五斤鸡蛋的钱来。身体有啥不舒服,还能及时跟大夫沟通。”

  去年10月1日,邹城市人民医院全部药品率先实行零差率销售;今年1月1日,邹城市中医院、妇幼保健院、急救中心紧随其后实现零差率。公立医院补偿由服务收费、药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补助三个渠道,改为服务收费和政府补助两个渠道。

  自取消药品加成以来,邹城市人民医院门诊量增幅明显,今年上半年共完成门诊22.6万人次,同比增长11.41%,业务收入实现1.45亿元,同比增长12.49%。与此同时,门诊次均费用由200元左右下降到180元左右,同比下降10%。尤其是人均住院费用,由2012年10月—12月的5974.95元,降为现在的5000元左右,下降幅度较大。

  目前该院共有基本药物523种,使用比例为87%,占销售总额的37%。济宁市卫生局规划财务科科长薛冰告诉记者,省级药品采购平台以量大的优势,获得了低廉的价格。“取消以药补医,让群众享受到了医改带来的甜头,省级药品采购平台启用后,老百姓将享受到更大的实惠。”

  薛冰提醒,由于在基层医院实行基本药物制度时,采取的是“一药一品规”,药厂在竞标时竞相压价;而竞标成功后医院大量采购时,药厂却故意压缩供货量,影响了医院的正常运营。“此次针对县级公立医院药品采购,省级药品采购平台实行的是‘一药两品规’,希望能避免此类事情再发生。”

  服务提价难抵医院收入缺口

  记者了解到,补偿机制实施后,医院并没有按照测算的结果实现“略有盈余”,反而出现了入不敷出的状况。

  药品零差率销售后,原药品销售收入中的合理价差部分为医院减少的合理收入,即应补偿金额。去年12月29日,济宁市物价局、卫生局、人社局联合下发了《关于邹城市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医药价格调整方案的意见》。提高的医疗服务价格项目门诊诊查费、住院诊查费、护理费、住院手术费,占应补偿金额的比例分别为15%、30%、25%、30%。

  通过调查,大部分患者对上述调价表示可以接受:“尽管护理费、住院诊查费和手术费都提高了,但幸好这三项都在报销范围之内。”邹城市人民医院一患者家属李福厚表示,对于住院病人来说,取消15%的药品加成和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在“一升一降”中,患者总体负担还是减轻了不少。

  相对于患者的“通情达理”,医院方面却有自己的担心。根据邹城市人民医院实际运行情况来看,上半年共减少药品收入790万元,政府应该补贴的20%尚未到位,而通过提高服务费用共增加收入570万元,仅补贴了73%的“亏损”,还有7%的缺口无法弥补。

  “补偿标准是按照2011年医院运营指标测算的,但是每年患者人数都有增加。现在医院每个月的药品损失都在120万—130万元,7%的缺口我们还是挺有压力的。”该院副院长王芳说。

  相比于市人民医院,邹城市中医院情况更为严重。据悉,该院上半年共减少药品收入189.9万元,依靠提高医疗服务费用仅补贴了62%,缺口较大。邹城市中医院院长刘开军介绍,邹城市中医院每年手术在一千台左右,仅相当于同级别的综合性医院一个月的手术量,虽然上调了住院手术费价格,但是现行的补偿机制更多地“照顾”了综合性医院,对于中医院并不太适用。

  医院盼望加大财政补贴力度

  为降低成本,医院只得在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上下功夫。“只有技术提高了,给病人带来的创伤更小,让病人恢复得更快,才能降低药占比,从而减少成本支出。”王芳告诉记者,取消药品加成有效促使了医生合理用药,避免了开大处方等现象,药占比从去年同期的43%降为现在的34%。

  但这些努力,对扭转医院整体局面并未起到决定性作用。可以说,取消药品加成,如何调整、均衡医院相关各方的利益,对医院内部管理是个考验。

  据邹城市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杨一辰介绍,该科室每天平均要做30多台手术,最多的时候40台,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共增加3436台手术。由于工作量大,手术室的医护人员经常是“连轴转”。

  “如果下一步政策作出调整,希望能对中医院有所倾斜。”刘开军建议,应该把中医适宜技术纳入到调价范围中来,“在此基础上价格提高一倍,正好可以补上医院18%的药品收入缺口。”同时,各医院负责人均表示政府应加大财政投入力度,以利于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顺利推进。